月酱

我来囤个粮2333

武康路、衡山路、华山路、康平路、复兴西路、复兴中路…路过那一带时经常会放慢脚步去看马路两边的洋房,有几栋明显已很久没人居住了,但依旧有人在打理。又有好几次播放器正好放起伪装者里的bgm,特别是那首《柔软悲情》响起时我甚至会有些哽咽。于是有时我就会幻想那些洋房像是在等待他们魂归故里一般。

Juicy:

今天走过华山路的时候 接了一个工作电话 在路口把电话打完一抬头就看见这栋建筑 静悄悄又沉默地立在那里 好像梦里明公馆的样子 在曾经上海找了一栋又一栋老洋房 想还原想象里的明公馆 然而在最突然的时刻看见它 他们的暗夜独行 泥沼里的前进 刀锋上的红色 都在这栋房子里化作只属于家人的宠溺与温柔 我想象着大门后面的世界 这么好的天气 明家一家人倒索性偷懒 闭门谢客 花园里晒晒太阳打打羽毛球 阳光下的大姐有一层温柔的光晕 笑着泯一口红茶 轻拍明楼的肩膀 “你呀!惯会带着阿诚偷懒!”

弄堂!

喵呜不停:

上海东斯文里

因为拍摄间隔差了好几个月,都忘了机子里竟是黑白卷,不过用来记录这样的光影恰是正好~

隔山灯火:

这些图就是我给曼丽写这个小故事的原因啊→若有人知

清明去上海,在连绵的雨和冷风里撑一把只会卖萌遮雨效果很一般的兔子伞,挎包、裤腿和半个身子都湿了。第二天下午,干脆在旧书店和旧货店消磨时光。潮乎乎的在旧货店站了两个多小时,翻老板的老票证和包装纸之类,突然就翻到了这个。

我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一家叫做"曼丽“的店,卖糖果卷烟罐头饼干,开在四川北路680号。据说是这家糖果点心店的老板把一些包装纸袋忘在箱子底,一放就是几十年,旧货店主人是直接从老板手上买的。店是解放前就开的, 七山墙老师提醒,应该是1946年以后印的(1946年改为四川北路)。门牌号和房子倒是还在,据说开了服装店。可是那天我太累了,从四川北路2800多号走到2500多号就要瘫掉,又冷,于是放弃了爬到680号拍一张照片。

这大约是此次上海之行最大的收获了。

曼丽,美丽的意思,原不是个特殊的名字。

民国时期很多丽人叫这个名字,除了许曼丽、陈曼丽那些知名的影星舞女,今天在民国报纸里粗略一搜,还有不少电台主持和报刊文章作者,甚至小家碧玉、邻家小妹,各种各样的姑娘,她们都可能有同一个美丽的名字。商家用的也多,单那时的上海就有曼丽照相馆、曼丽书局和曼丽印刷厂,有一间叫曼丽的糖果点心店,应该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吧。

店应该不是很大,没有找到它在报纸上做广告的记录。

大约就是个普通的,很甜很满的店吧。可能卖祥记的药制陈皮糖,卖泰达的动物饼干,卖凡乐的薄荷口香糖,再卖一些新鲜做的面包点心和金贵的洋货罐头,还会有一架子价格不等花花绿绿的纸烟。

可能跟我们曼丽没什么关系呀。

但是这个包装袋真的太好看了,纸张已经晦暗了,印刷的颜色却还是娇俏的桃红色,有着漂亮的字体和花边,看着觉得特别特别温暖。忍不住就想让我们曼丽开一间这样的店,用她喜欢的饼干糖果和卷烟把她围起来,就像童话里的小公主一样。

虽然最终写到实处不是个童话,但大家都还活着,在风雨飘摇的四月天,守着灯和温暖的屋子吃零食,有过伤痛却仍然坚强美丽,不也是很好的一件事吗?

想给她很多很多的好吃的,很多很多的爱,很多很多的敬佩。

一首歌的歌词……感觉挺适合曼丽的……

嗯…外婆家就在武康路上…